热门TAG:
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美妇  »  夫妻互換
夫妻互換

夫妻互換

我和慧雯、玉玫都是大学同学,大学期间我和玉玫曾交往过一段时间,虽然后来因为一些因素而分手,但仍保持不错的友谊;之后我去美国念书,回国后跟慧雯结婚;慧雯后来将玉玫介绍给她工作的会计师事务所上司国豪认识,两人进而结婚。我和玉玫对彼此仍保有好感。

我妻慧雯是一个会计师,与其事务所合伙会计师文钦同属一组,是文钦工作上的得力助手,文钦对这位学妹、同事兼下属也甚有好感。

文钦先表示出对我妻慧雯的兴趣,几次在事务所独处时,甚至表示他喜欢慧雯,希望能与我妻有亲密接触;慧雯虽然不讨厌他,但因她深爱着我,于是不愿与文钦有进一步的接触。

直到在一次两家出游泡汤的旅行中,文钦透过暗示表示希望能换妻做爱,加上我也想和玉玫再续前缘,所以我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但两男人彼此约定好,可以相约做爱,但须戴套,如想在对方妻子体内射精,要先征得她丈夫的同意。

有了之前的温泉旅行,我们两对也达成了某种的默契,彼此当然都还是恩爱的夫妻,周末的时候如果没有出游,我们也偶尔会互换地方睡,就是玉玫来家里陪我睡,而妻子慧雯则到文钦家睡。可能是男人的心理吧,总觉得在自己房里跟玉玫做爱比较自在些;文钦也是比较喜欢将慧雯带到他们家去睡。当然,我们都还是遵守着戴套干对方妻子的约定。

周五上午要上班前,在车上问慧雯:“老婆,今天晚上有约吗?”“嗯,我今天会加班,晚上文钦要约我吃饭,所以会晚点回来喔∼∼”“喔,这样啊,那晚上你就在文钦家过夜好了,我去接玉玫过来。”“这样啊?”听得出来慧雯的声音是愉悦的。

“好啊,那晚上我就陪文钦,不回去啰;但我这两天是危险期……”“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啰?哈哈∼∼”“你讨厌啦……”“好啦,叫文钦干你时要戴套;等你安全期时再让文钦不戴套干你。”“喔……”妻子放心了似地应着。

下班时,我也跟玉玫讲好到附中侧门接她,先去吃晚餐再回到家里。一回到家里,我就迫不及待地将玉玫抱在怀中,在客厅里干了她。就这样,我们两对夫妻有默契似的过著交换伴侣的几个周末。

元旦新年后的一月底,台北寒流来袭,我和玉玫因为放寒假,较为清闲,妻和文钦则为了服务公司会计结算的原因,还要再忙一个礼拜。这天星期四,妻告诉我他和文钦隔天要到台中客户那儿去拜访,做点财务稽核服务工作,顺便在台中渡个周末,预计周日下午才回台北。当然我知道,妻当然免不了要和文钦温存一番。

晚上洗完澡后,妻告诉我这件事,我斜躺在床上看着新闻杂志。“饭店都订好了吗?”“嗯,文钦都处理好了,我们还是订两间,一间较舒适,一间较小;当然,我会和文钦待在同一间。”妻边擦湿漉漉头发边说著。“那会让他干吗?”我开门见山地问。

“唉唷……讲得这么直接……讨厌……”妻娇羞起来。

“别不好意思嘛,又不是没做过。”我笑着跟妻说。

“嗯……文钦他当然想插我啊,我也会让他干啰!”妻接着说:“老公,文钦知道我生理期刚结束,显得很兴奋,他说这两天希望能不要戴套,直接在我体内射精,可以吗?”虽然这些都是之前约定好的,我想内射玉玫时也会先征得她及文钦的同意,但当听到自己的老婆问起能否让其他男人在她体内射出浓浊的精液时,男人的自尊心还是会挡在前面作祟一下。

“嗯,如果你觉得这几天安全的话,那就好吧!倒是,我这两天就找玉玫陪陪我喔,你问问她的意思,我也想跟她来一下,当然是不要戴套了。”这时的妻心情好像开朗了起来:“好,那我问问她。”电话拨通,妻跟玉玫说:“玉玫,我明天要跟文钦去台中出差,忙完后在台中住一夜,预计会多住一晚,顺便到附近走走,周日下午回台北;这两天国豪说可以带你去泡泡温泉,四处走走,你跟国豪也可以温存一下。”“这样喔,文钦有跟我说过要出差的事:如果国豪要我陪他,我当然是乐意的啊!”玉玫说。

“国豪当然会愿意你陪他的啊!对了,这阵子事务所工作压力大,文钦希望这两天在台中时我可以让他好好享受一下,我也问过我老公了,我这两天安全,可以让文钦内射……先跟你讲一声喔!”妻有些歉然地跟玉玫说,也借此让玉玫会意一下。

“这样喔……那好吧,你平常工作也忙,那你也好好地放松一下吧,只是,不要让文钦太累了喔!”玉玫讲著,虽然这是之前就讲过的“约定”,但听到其他女人讲着要跟自己的老公做爱,甚至是让自己的老公在她体内射精,玉玫心里还是难免有些酸楚,她接着说:“我这几天是安全期,我也会跟文钦讲讲看,如果国豪干我时想要射在我体内,我也会让他内射的。”“那国豪这两天就让你照顾啰!文钦有我照顾,你放心。”妻与玉玫在寒暄几句后,就挂上了电话。

我躺在一旁继续看着杂志,听到自己的老婆和其他女人安排自己这个周末的性生活,心里漾起了莫名的兴奋。

慧雯转过来抱着我说:“老公,你都听到了,那这几天我就会让文钦干,也会让他在我体内射精喔!”“那你们手机要开着喔,如果我打给你,你们正在做时,要跟我说喔!”我讲。

“唉唷……讨厌,人家会不好意思啦……”妻撒娇地说著,34D的雪白乳房在白色的衬衣的烘托下更显得丰满,在这样的气氛下,我阴茎也整个硬了,想起自己的妻子将被其他男人侵入,心里除了燃起了嫉妒,也也开始莫名的兴奋。

“帮我含含吧!”我说,慧雯点点头。我坐到床边的小沙发椅上,将四角裤褪下,慧雯便蹲跪在我的脚边,将我的分身含入她红润的唇中……

“老公,刚刚慧雯打电话来了,说你们会在台中多住一晚,也说国豪答应让你在慧雯体内内射……”玉玫跟文钦说。

“这样啊,那太好了!这阵子工作压力大,每天都忙到好晚,在公司里又要避嫌,只能偶尔摸摸玉玫,再加上她前阵子危险期,我跟她做时都要戴套,真不尽兴;刚好趁这次南下查账的机会,我要好好地享受一下。”文钦说著。

玉玫嘟著嘴说:“你跟我做时就可以不戴套啊!难道我不能让你满足,一定要跟慧雯做才能尽兴吗?”“唉唷∼∼傻老婆,我当然是只爱你的啊,也是最喜欢跟你做爱的啰!你也知道,慧雯跟我是工作上的搭档,能跟她做只是换换口味及寻求一点乐子而已,我不会冷落你的;再说,你不是对国豪也有好感吗?偶尔也可以让他跟你舒服舒服啊∼∼”文钦哄著玉玫:“我的心里是只爱你的。”“真的喔∼∼你不能骗人家喔!”玉玫撒娇道。

“真的!”文钦紧抱着玉玫说著。

“那……国豪跟我做时,我……可以让他在我体内射出来吗?”玉玫怯怯地问。

“可以啊!我跟国豪说过,只要在你的危险期之外,他是可以在你体内射精的,这两天你就好好享受吧!放心,我不会介意的。”文钦说著,心里盘算著周末要如何跟慧雯温存。玉玫想起能跟国豪共渡春情的周末,心里也就开心起来。

“那周末我就干干慧雯啰!嗯,老婆,我现在想先干你一下,你脱下内裤,到床上趴着吧!”文钦想到周末就可以跟慧雯温存,性欲就来了。

“老婆乖……我爱你……”文钦一边哄著玉玫。

“我要进去了!”文钦上来床,跪在玉玫后面,一摸玉玫也湿了:“喔∼∼你也湿了喔!”“想到你要跟慧雯做爱,人家也好想要……”“好,我这就来了!”

文钦扶著阴茎,开始进入了玉玫的体内。

文钦抽插了一会后,拿起电话拨给慧雯,“我跟慧雯说一下明天的事情。”一边说,一边继续缓缓地进出玉玫的体内。

“铃铃铃……”电话响起,慧雯停下帮我口交的动作,去接电话。

“喂……是文钦啊……嗯……我正在忙啊……”“怎么,正在跟国豪亲热吗?”“唉唷,你讨厌,这样问人家……”“哈哈,跟你开开玩笑啦!明天资料都带了吗?”“都准备好了∼∼大会计师。”“好,明天上午的部份比较复杂,我们查完后就回饭店Check in,我想先插插你,休息一下;下午的部份比较单纯,应该可以顺利完成,晚上我们再去市区逛逛走走,之后我们再回饭店,我要好好享受享受你。”文钦一边干著玉玫,一边又想着明天要享受慧雯肉体的事,不觉一阵兴奋。

“嗯……这么急,大白天就要跟人家做坏事……”“哈哈,你知道平常在公司,我都只能摸摸你,好一阵子没好好干你了,当然要趁这次机会好好享受一下啰!”文钦一边插著趴在床上的玉玫,一边说道。

“嗯……嗯……嗯……老公用力,好舒服喔……”玉玫娇喘道。慧雯当然听见了玉玫的娇声,“喔∼∼正在跟玉玫恩爱喔?哼,正在干自己的老婆,还说要插人家。”这下换慧雯醋劲发作了。

“唉唷∼∼雯雯,我在家是吃正餐,偶尔也要吃个点心嘛!”“那你请慢用啊,我要挂电话了……”“哎∼∼等等,明天记得穿上我上回送你的整套粉红色内衣裤,搭上白色的衬衣,外搭白色衬衫及米色窄裙,我想看你美丽的样子。”“嗯……你最坏了,好啦∼∼”“那先这样啰!掰∼∼”文钦挂上电话。

“老婆,来,先让老公吃个正餐吧!”我说道。

“唉唷∼∼你们男人最贪心了,又是正餐又是点心……”妻一边说著,一边躺到床上,褪去白色的丝质内裤,将白色的衬衣撩到腰部,双腿紧闭,双腿根部的一小片阴毛,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下更显诱人。我俯趴到妻的身上,分开她的双腿,往阴户一摸,竟已湿成一片。

“哇∼∼这么湿了,想到明天就要被文钦插,心里很兴奋吧?”“嗯……讨厌……”妻害羞地抱着我。

“来了……”混合著嫉妒与兴奋的情绪,我开始进入慧雯的体内,一边在她的耳边说著:“明天就要让文钦干了,很期待吧?”慧雯下体被我的阴茎抽插著,又被我这么问,妻感受到强烈的羞耻与兴奋:“是啊……老公你不要生气喔……喔……插得好深……啊……”听着她说要被别的男人干,我既兴奋又愤怒地抽插著。

“你这个小淫娃,就爱给别的男人干!”我故意说著刺激的话。

“啊……老公……对不起啊……我其实最爱给老公干啊……”“是吗?文钦干你会比较舒服吗?明天打算怎么让文钦干你啊?”“啊……还是你干我比较舒服啊……文钦他也不错,只是,他都会用玩一些小游戏,把我弄得好羞耻,好兴奋地呀……”“喔?那你想明天文钦会怎么玩你呢?”我听到这里,更加用力地抽插著,“唧噗……唧噗……”我的阴茎在慧雯湿润的小穴中落力地进出著。

“他总是……啊……在进房后……先把我抱在怀里,一边揉我的乳房,一边亲吻我,接着将我的内裤脱下来,要我趴在窗台边,让我有暴露的感觉……再从后面插我。”慧雯讲完,头羞得别过去,不敢看我。

“然后呢?再讲,我要听!”我将妻的双腿合拢,摆向右边,左手抚摸她的美背,右手交互地玩着她的34D双乳,阴茎改用慢进慢出的方式继续抽插著。

“然后,他可能会躺到床上,要我坐在他身上,他喜欢看着我的小穴吞吐他阴茎的模样啊……啊……”“那他会在哪里射精?”我明知故问地问慧雯。

“啊……讨厌……你明明知道还要问,就是射在我的身体里……射进我的子宫啊……啊……用力……我的好老公……我快到啦……你快射给我吧……啊……我不行啦……”一听到这里,我也在强大的兴奋感之下再用力抽插几下,将滚烫白浊的精液射进的慧雯的体内。

当我俩还搂抱着,沈浸在完事后的温存气氛中时,慧雯的手机传来了短信:“雯雯,明天穿我买的那件粉红色内衣,然后先不要穿内裤吧,在车上我想先摸你的小穴。迫不及待想干你的钦”慧雯让我看,我苦笑道:“文钦也太急了吧?雯雯,这两天你就好好陪陪文钦,我也会带玉玫去北投泡泡温泉,好好享受一下。”

“嗯……你坏……你不要干得太累了喔……我会打电话检查。”慧雯还是有女人的醋劲啊!

“好了,睡了吧,明天星期五,我们都还要工作呢!”我说。

“好啊,我明天早上起来再洗个澡吧,让文钦想舔我时,我还香香的。”“你唷……小淫娃……”、“唉呀∼∼不要搔我痒……”在一阵笑闹后,我们相拥而眠。

隔天早上,妻起来先沐浴盥洗一番,接着我载她到台北车站,今天妻子穿着白色的衬衫及米色窄裙,衬衫里的胸部曲线在粉红色胸罩的衬托下更显得迷人。

“真的没穿内裤啊?”我在车上摸著妻的大腿问道。“嗯……文钦要我这样不穿的啊……”妻羞怯地说。“那等一下就要被情人摸了喔!”“嗯……讨厌……”

到了台中,文钦及慧雯就直接前往客户公司,由于帐户查核的项目比预期的多,再加上后续的咨询服务工作,原本文钦预期还还能在中午回饭店午休一下的愿望也落空了,两人就只能在客户公司的贵宾室里吃着客户叫外卖送来的高级盒餐,稍事休息后,下午再继续工作。

终于,在努力了一天之后,终于完成了繁琐的帐务处理及咨询服务工作,文钦看了这个一手训练调教的会计师在客户前专业表现的模样,在赞赏之余,想到虽然中午错过了,但今晚就可以好好享受她美丽的肉体,不禁期待了起来。

“那今天就谢谢两位大会计师的莅临指导,是不是让我们尽一下地主之谊,我请两位吃个饭,答谢两位的辛劳?”客户公司的张总经理客气而诚恳地问著。

“谢谢张总,您不用这么客气,是我们要谢谢您们让我们有服务的机会,今天是周五,就不耽误您以及大家的美好周末了;我们已经约了几个在台中的旧相识要叙叙旧,就不叨扰了,真的很谢谢您!”文钦谢过了张总经理的盛情,在一阵热络寒暄之后,张总经理及相关主管送这两位会计师到公司门口,为他们叫了车,目送他们离开。

到了饭店之后,办好了入住手续,文钦的房间是在35楼可以俯瞰市区夜景的观景套房。为了避嫌,慧雯的房间刻意订在16楼的商务套房。当然,这间房晚上是没人睡的。

两人先各自上了自己的房间,慧雯在稍稍用过卫浴,并将床铺棉被掀起弄皱之后,过了一会儿,便上到35楼文钦的房间。

“唉呀∼∼我的宝贝,你可来了……中午没能先插插你,我闷得很啊!”等开门让慧雯进房后,文钦就赶紧将慧雯紧搂入怀,一边摸著慧雯圆翘的屁股,一边隔着丝质的衬衫抚摸著慧雯坚挺的胸部。

“呀……嗯……我们都还没吃饭,人家也还没洗澡呢!嗯……”慧雯身体在文钦的刺激下,开始娇声说道。

“我们等等再去吃,我想先吃你。你先将裙子脱了,去床上躺着,我先冲洗一下。”这是文钦的特殊嗜好,他总喜欢看着慧雯穿着他喜欢的内衣裤样式,与慧雯做爱,并且在做爱时讲些淫秽的话语刺激慧雯的感官。

等文钦冲洗好阳具出来时,只见慧雯的窄裙掀到大腿处,露出了没穿内裤的诱人阴部,衬衫解开了几个扣子,粉红色的胸罩包覆著是微露的酥胸。文钦看着就兴奋了起来,坐到可以俯瞰台中港夜景的窗户旁躺椅上,双腿张开,露出他多毛的大腿,在微凸的腹部下是一根挺立怒张的阴茎。

“来,雯雯,先帮我含含。”慧雯起身来,乖顺地跪在文钦双腿间,露出她的美乳,温驯地帮文钦舔著……“呼∼∼好爽啊∼∼你知道今天我可忍了真久啊,一早就想干你了……”文钦一边发出满足的声音,右手抚摸著慧雯的头,左手则

抚弄著这位他旗下得力会计师助手的美乳。

“嗯……大会计师……就想吃掉人家……”慧雯一边含着文钦的阳具,一双大眼仰望着文钦,文钦则张开双腿,享受着慧雯的香舌服务,那景像淫靡极了。“雯雯,来,趴在窗台上,我想干穴了!”文钦将慧雯扶起来,伸手摸她的小穴,才发现慧雯已经很湿润了。

“小穴很湿了喔,想要我干了吗?”文钦喜欢这样直白地问。“嗯……”慧雯双手扶著窗台,回眸娇媚地看着文钦:“钦……进来吧!”“要什么进去呢?”文钦一边用阴茎磨蹭著慧雯的阴道开口,一边问著。

“嗯……讨厌……就爱戏弄人家……用你的……肉棒……插进我的小穴……干我吧……”慧雯此刻已春心荡漾。文钦听了很满意,慢慢地将阴茎插入,“啊……好胀啊……”慧雯呼叫道。文钦将阴茎全根插入后,开始缓慢而规律地抽插著。

“啊∼∼雯雯……我觉得好舒服啊!终于又干到你了,今天我要干个够!”文钦开使用力地抽插了起来。“啊……钦……老板……你插得我好满……好舒服啊……”慧雯也开始浪叫了起来。

过了一会之后文钦说:“雯雯,到床上去躺着吧,我想趴在你身上干。”文钦搂着慧雯来到铺着洁白床单的大床上,待慧雯躺好,文钦就俯趴上慧雯的身体,找到那迷人的穴口,又开始进入抽插了起来……当文钦趴在慧雯身上落力地抽插著时,慧雯的电话响起来,一看是我打的,慧雯示意文钦小声些,她接听一下。

“喂,老公啊……嗯……都忙完了,刚回到饭店休息。文钦喔?他在啊!”“他是不是在干你?”我问。

“嗯……是啊……他正插在人家的小穴里……啊……好胀啊……”文钦听到慧雯这么说,阴茎不由自主地胀了一下。慧雯接着说:“今天忙了一整天,中午也没什么休息,一回到饭店文钦可能是憋了一整天了,就急着要干人家……还说晚上要好好地射给人家……啊……又来了……”文钦继续规律地抽插著。

“喔……这样喔……那一定很刺激吧?”我躺在旅馆的日式榻榻米上,一边看着坐在我身上套弄的玉玫,一边说著。我按著话筒,小声地对玉玫说:“文钦正在干我老婆……”也用力顶了玉玫几下,可以感受得到,她的阴道也紧缩了一下。我想,玉玫也正感受到那种又嫉妒又兴奋的刺激吧!

“老公,那你呢?”一边被文钦微胖的身躯在身上落力进出著的慧雯,还不忘关心着在台北的国豪。

“你都被文钦进入了,我也正在干玉玫啊!”“嗯……老婆被干,老公偷吃……啊……啊……”“我们下午出门前,在文钦家里我就先干了玉玫一次,但下午没射,我想到晚上再射精。现在我躺着,玉玫坐在我身上套弄着呢!”我说。此时,玉玫娇羞的低下头。

“啊……文钦知道你正干著玉玫,突然干得好用力……啊……啊……插得好深啊……啊……”慧雯在那边说。

此时我也起身,将玉玫按趴在被褥上,从后面进入玉玫……就这样,我们两对玩着夫妻交换,南北联机的成人游戏。

“我也从玉玫后面插进去干她了!喔……好爽……”“啊……老公……文钦趴在我身上,也插得我好爽啊……顶到子宫了啦……啊……我不行了……我快到了……啊……好烫啊……文钦射精了……”在一次刺激中,慧雯在文钦身下高潮了,文钦也在我妻子体内射出了浓浊的精液。

听着妻子淫荡的话语与叫声,我右手扶著玉玫的臀部再抽插几下,也将精液射入玉玫的体内。在这样的刺激之下,玉玫也高潮了,阴道一阵一阵地收缩,流出了大量的蜜液,顺着大腿滴落到床铺上……在一阵静默后,妻对我说:“老公,那就先这样啰!

等一下我们清洗一下后要出去吃个饭,文钦说这样晚上才有力气再干我;你跟玉玫就好好玩啰!”“会的,你们好好渡周末,我会自己开心的!”

我们在一阵甜言蜜语后就挂上了电话。“国豪,我帮你清理一下吧!”在浴室里,玉玫先是帮我用嘴巴清理阴茎,接着温柔地用温热的水帮我清洗。“小玫∼∼跟你做爱真舒服啊!”“喔?是吗?那跟慧雯做比起来呢?”玉玫问。

“嗯……那是不一样的感受啊∼∼慧雯是我妻子,跟她做当然是很熟悉很舒服,她也很开朗活泼;你是我的老情人啰,你有的是一种温婉的气质,跟你做有一种征服的快感,给我不一样的感受,我喜欢跟你做爱!”“嗯……我的大教授……”玉玫娇羞著说道。

“稍微冲洗过后,我们去看电视吧!等一下想要了,我再干你。”

文钦与慧雯到市区夜市吃完了晚餐,两人像情侣一样牵着走,甜蜜地在台中的街头走着。再回到饭店时,慧雯先到16楼的套房洗个澡,接着收拾好行李,上到35楼文钦的房间,这才是晚上两人要共渡春宵的地方,进房后只见文钦打着赤膊,下半身裹着白色的浴巾,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雯雯啊∼∼来,换上睡衣来我旁边坐。”“刚刚干得你舒服吗?”文钦环抱着慧雯问道。

“嗯……你干得人家爽死了,听到人家老公打电话来,还干得更用力……真是故意啊!”慧雯作势生气道。

“哈哈,这样才有乐趣啊!想到自己的老婆也正在被你老公干著,我就一阵妒意袭上来,当然也更兴奋啰!”“你们男人就是这样……贪心……”“刚刚等你的时候,我打了电话给玉玫,他们刚泡完温泉,国豪正趴在她的身上干着她呢!听她发出娇喘的声音,也听到他们两个人肉体撞击的声音,我就更兴奋了,我叫玉玫好好享受跟国豪在一起的愉悦,我说待会儿你上来也要好好干你。”说完,文钦便开始吻起慧雯,右手也伸进慧雯的衣襟内,开始搓揉着慧雯雪白的乳房。

“嗯……你坏啊……”“到床边趴着吧!我想再从后面干你。”慧雯乖巧地走到床缘,爬上床趴着,双腿张开,将屁股擡高对着文钦,露出了鲜美的鲍鱼穴,准备承受着文钦的入侵。“雯雯,我要插进去了。”文钦将肉棒抵在慧雯的穴口。

“文钦,来吧!啊……”说完,文钦便进入了慧雯的身体,趴在慧雯背上,双手握著慧雯的乳房,开始有节奏地抽插著……干了一会儿,文钦将慧雯拉到沙发上半躺卧著,双腿张开,文钦则从前面插入慧雯的体内,一边看着她美艳的胴体,一边与慧雯对话著:“雯雯,喜欢我干你吗?”“嗯……喜欢啊!”“我是你的谁?”

“你……是……我的……我的老板啊!”“说!说你喜欢被我干!”“慧雯……喜欢……被文钦……干……喜欢被老板的大鸡巴干……啊……”“嗯……我也很喜欢干慧雯喔……你的穴很紧,干起来很舒服……喔……好爽……”“你的肉棒也插得我洞洞好胀、好舒服啊!喔……”“唧噗……唧噗……唧唧……噗噗……唧唧……”房间里尽是两人肉体交合发出的淫靡撞击声。“我跟国豪,谁干得你比较舒服?”文钦总喜欢这样问。

“你们两个人干的感觉不一样……我觉得都很舒服……啊……”“那雯雯喜欢被我干吗?”“我……喜欢……被你……干啊……啊……”“下次办公室没人时,就在办公室让我干好吗?”“好……啊……”“那等一下我要再射进去喔,可以吗?”“可以……啊……本来这次出来就准备都让你在人家体内……射精的啊……喔……好胀……你插得我好深啊……”“喔……雯雯……你真好干……你的小穴……干起来真舒服……”文钦更加落力地抽插著,一双手则在慧雯的乳房上握揉着。

“喔……我要射了……都射给你喔!”“来吧……都……射进来吧!把你的精液都射给我吧!”文钦再抽插几下后,便在慧雯体内射出了今天剩余的精液,整个人趴在慧雯身上喘气。

两人稍事休息后便一起来到浴室洗澡,慧雯温柔地帮文钦洗著,文钦乐得让慧雯服侍著,也一边在慧雯身上抚摸著。

“雯雯,刚刚干你真舒服,你干起来有种不同于玉玫的滋味,我很喜欢。”“嗯……能让你舒服,我就很开心了……你也插得人家很舒服啊!”慧雯一边帮文钦洗著阳具,一边俏皮地说著。

洗完之后,两人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一边聊着白天的公事,聊著聊著文钦也觉得累了,两人没穿衣服,就只盖著棉被,即使已经软了,文钦还是喜欢将阴茎靠在慧雯的阴部上磨蹭著。

“雯雯,晚上就不要穿内裤睡吧,这样明天一早起来我硬了,就可以马上干你。”“嗯……就依你……”此时文钦的电话传来短信:“老公,和慧雯玩得开心吗?台北今晚很冷,我和国豪刚泡完温泉,准备睡啰!他的阳具现在插在我的小穴里。”

“国豪这家伙……”文钦说道,也回传了一则短信给玉玫:“老婆晚安,你就好好陪国豪吧!我刚刚干过慧雯了,现在和慧雯赤裸地抱在一起。晚安。”这两对就这样一南一北,相拥入眠,但抱着的是别人的老婆或老公。

就这样,每当我晚上做实验感到压力大时,就会打电话要玉玫帮我弄点吃的过来,偶尔趁著夜晚研究大楼人少的时间,要玉玫来我的实验室,让我吸吸她那34C的胸部,摸摸她的小穴,接着趁顺路送玉玫回家之便,偶尔先去汽车旅馆干一炮再回家。

慧雯则有时也会在晚上留在事务所加班,趁着人少的时候,让文钦在他的办公室里一边摸着她雪白粉嫩的34D酥胸及舔舔小穴,然后由文钦送她回来,当然,免不了也要先带去旅馆干一炮。

周末时,我们有时就抱着对方的妻子睡觉。而在对方妻子体内射精,也都在我们双方的默契之下,渐渐不用请示了。

 

我和慧雯、玉玫都是大学同学,大学期间我和玉玫曾交往过一段时间,虽然后来因为一些因素而分手,但仍保持不错的友谊;之后我去美国念书,回国后跟慧雯结婚;慧雯后来将玉玫介绍给她工作的会计师事务所上司国豪认识,两人进而结婚。我和玉玫对彼此仍保有好感。

我妻慧雯是一个会计师,与其事务所合伙会计师文钦同属一组,是文钦工作上的得力助手,文钦对这位学妹、同事兼下属也甚有好感。

文钦先表示出对我妻慧雯的兴趣,几次在事务所独处时,甚至表示他喜欢慧雯,希望能与我妻有亲密接触;慧雯虽然不讨厌他,但因她深爱着我,于是不愿与文钦有进一步的接触。

直到在一次两家出游泡汤的旅行中,文钦透过暗示表示希望能换妻做爱,加上我也想和玉玫再续前缘,所以我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但两男人彼此约定好,可以相约做爱,但须戴套,如想在对方妻子体内射精,要先征得她丈夫的同意。

有了之前的温泉旅行,我们两对也达成了某种的默契,彼此当然都还是恩爱的夫妻,周末的时候如果没有出游,我们也偶尔会互换地方睡,就是玉玫来家里陪我睡,而妻子慧雯则到文钦家睡。可能是男人的心理吧,总觉得在自己房里跟玉玫做爱比较自在些;文钦也是比较喜欢将慧雯带到他们家去睡。当然,我们都还是遵守着戴套干对方妻子的约定。

周五上午要上班前,在车上问慧雯:“老婆,今天晚上有约吗?”“嗯,我今天会加班,晚上文钦要约我吃饭,所以会晚点回来喔∼∼”“喔,这样啊,那晚上你就在文钦家过夜好了,我去接玉玫过来。”“这样啊?”听得出来慧雯的声音是愉悦的。

“好啊,那晚上我就陪文钦,不回去啰;但我这两天是危险期……”“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啰?哈哈∼∼”“你讨厌啦……”“好啦,叫文钦干你时要戴套;等你安全期时再让文钦不戴套干你。”“喔……”妻子放心了似地应着。

下班时,我也跟玉玫讲好到附中侧门接她,先去吃晚餐再回到家里。一回到家里,我就迫不及待地将玉玫抱在怀中,在客厅里干了她。就这样,我们两对夫妻有默契似的过著交换伴侣的几个周末。

元旦新年后的一月底,台北寒流来袭,我和玉玫因为放寒假,较为清闲,妻和文钦则为了服务公司会计结算的原因,还要再忙一个礼拜。这天星期四,妻告诉我他和文钦隔天要到台中客户那儿去拜访,做点财务稽核服务工作,顺便在台中渡个周末,预计周日下午才回台北。当然我知道,妻当然免不了要和文钦温存一番。

晚上洗完澡后,妻告诉我这件事,我斜躺在床上看着新闻杂志。“饭店都订好了吗?”“嗯,文钦都处理好了,我们还是订两间,一间较舒适,一间较小;当然,我会和文钦待在同一间。”妻边擦湿漉漉头发边说著。“那会让他干吗?”我开门见山地问。

“唉唷……讲得这么直接……讨厌……”妻娇羞起来。

“别不好意思嘛,又不是没做过。”我笑着跟妻说。

“嗯……文钦他当然想插我啊,我也会让他干啰!”妻接着说:“老公,文钦知道我生理期刚结束,显得很兴奋,他说这两天希望能不要戴套,直接在我体内射精,可以吗?”虽然这些都是之前约定好的,我想内射玉玫时也会先征得她及文钦的同意,但当听到自己的老婆问起能否让其他男人在她体内射出浓浊的精液时,男人的自尊心还是会挡在前面作祟一下。

“嗯,如果你觉得这几天安全的话,那就好吧!倒是,我这两天就找玉玫陪陪我喔,你问问她的意思,我也想跟她来一下,当然是不要戴套了。”这时的妻心情好像开朗了起来:“好,那我问问她。”电话拨通,妻跟玉玫说:“玉玫,我明天要跟文钦去台中出差,忙完后在台中住一夜,预计会多住一晚,顺便到附近走走,周日下午回台北;这两天国豪说可以带你去泡泡温泉,四处走走,你跟国豪也可以温存一下。”“这样喔,文钦有跟我说过要出差的事:如果国豪要我陪他,我当然是乐意的啊!”玉玫说。

“国豪当然会愿意你陪他的啊!对了,这阵子事务所工作压力大,文钦希望这两天在台中时我可以让他好好享受一下,我也问过我老公了,我这两天安全,可以让文钦内射……先跟你讲一声喔!”妻有些歉然地跟玉玫说,也借此让玉玫会意一下。

“这样喔……那好吧,你平常工作也忙,那你也好好地放松一下吧,只是,不要让文钦太累了喔!”玉玫讲著,虽然这是之前就讲过的“约定”,但听到其他女人讲着要跟自己的老公做爱,甚至是让自己的老公在她体内射精,玉玫心里还是难免有些酸楚,她接着说:“我这几天是安全期,我也会跟文钦讲讲看,如果国豪干我时想要射在我体内,我也会让他内射的。”“那国豪这两天就让你照顾啰!文钦有我照顾,你放心。”妻与玉玫在寒暄几句后,就挂上了电话。

我躺在一旁继续看着杂志,听到自己的老婆和其他女人安排自己这个周末的性生活,心里漾起了莫名的兴奋。

慧雯转过来抱着我说:“老公,你都听到了,那这几天我就会让文钦干,也会让他在我体内射精喔!”“那你们手机要开着喔,如果我打给你,你们正在做时,要跟我说喔!”我讲。

“唉唷……讨厌,人家会不好意思啦……”妻撒娇地说著,34D的雪白乳房在白色的衬衣的烘托下更显得丰满,在这样的气氛下,我阴茎也整个硬了,想起自己的妻子将被其他男人侵入,心里除了燃起了嫉妒,也也开始莫名的兴奋。

“帮我含含吧!”我说,慧雯点点头。我坐到床边的小沙发椅上,将四角裤褪下,慧雯便蹲跪在我的脚边,将我的分身含入她红润的唇中……

“老公,刚刚慧雯打电话来了,说你们会在台中多住一晚,也说国豪答应让你在慧雯体内内射……”玉玫跟文钦说。

“这样啊,那太好了!这阵子工作压力大,每天都忙到好晚,在公司里又要避嫌,只能偶尔摸摸玉玫,再加上她前阵子危险期,我跟她做时都要戴套,真不尽兴;刚好趁这次南下查账的机会,我要好好地享受一下。”文钦说著。

玉玫嘟著嘴说:“你跟我做时就可以不戴套啊!难道我不能让你满足,一定要跟慧雯做才能尽兴吗?”“唉唷∼∼傻老婆,我当然是只爱你的啊,也是最喜欢跟你做爱的啰!你也知道,慧雯跟我是工作上的搭档,能跟她做只是换换口味及寻求一点乐子而已,我不会冷落你的;再说,你不是对国豪也有好感吗?偶尔也可以让他跟你舒服舒服啊∼∼”文钦哄著玉玫:“我的心里是只爱你的。”“真的喔∼∼你不能骗人家喔!”玉玫撒娇道。

“真的!”文钦紧抱着玉玫说著。

“那……国豪跟我做时,我……可以让他在我体内射出来吗?”玉玫怯怯地问。

“可以啊!我跟国豪说过,只要在你的危险期之外,他是可以在你体内射精的,这两天你就好好享受吧!放心,我不会介意的。”文钦说著,心里盘算著周末要如何跟慧雯温存。玉玫想起能跟国豪共渡春情的周末,心里也就开心起来。

“那周末我就干干慧雯啰!嗯,老婆,我现在想先干你一下,你脱下内裤,到床上趴着吧!”文钦想到周末就可以跟慧雯温存,性欲就来了。

“老婆乖……我爱你……”文钦一边哄著玉玫。

“我要进去了!”文钦上来床,跪在玉玫后面,一摸玉玫也湿了:“喔∼∼你也湿了喔!”“想到你要跟慧雯做爱,人家也好想要……”“好,我这就来了!”

文钦扶著阴茎,开始进入了玉玫的体内。

文钦抽插了一会后,拿起电话拨给慧雯,“我跟慧雯说一下明天的事情。”一边说,一边继续缓缓地进出玉玫的体内。

“铃铃铃……”电话响起,慧雯停下帮我口交的动作,去接电话。

“喂……是文钦啊……嗯……我正在忙啊……”“怎么,正在跟国豪亲热吗?”“唉唷,你讨厌,这样问人家……”“哈哈,跟你开开玩笑啦!明天资料都带了吗?”“都准备好了∼∼大会计师。”“好,明天上午的部份比较复杂,我们查完后就回饭店Check in,我想先插插你,休息一下;下午的部份比较单纯,应该可以顺利完成,晚上我们再去市区逛逛走走,之后我们再回饭店,我要好好享受享受你。”文钦一边干著玉玫,一边又想着明天要享受慧雯肉体的事,不觉一阵兴奋。

“嗯……这么急,大白天就要跟人家做坏事……”“哈哈,你知道平常在公司,我都只能摸摸你,好一阵子没好好干你了,当然要趁这次机会好好享受一下啰!”文钦一边插著趴在床上的玉玫,一边说道。

“嗯……嗯……嗯……老公用力,好舒服喔……”玉玫娇喘道。慧雯当然听见了玉玫的娇声,“喔∼∼正在跟玉玫恩爱喔?哼,正在干自己的老婆,还说要插人家。”这下换慧雯醋劲发作了。

“唉唷∼∼雯雯,我在家是吃正餐,偶尔也要吃个点心嘛!”“那你请慢用啊,我要挂电话了……”“哎∼∼等等,明天记得穿上我上回送你的整套粉红色内衣裤,搭上白色的衬衣,外搭白色衬衫及米色窄裙,我想看你美丽的样子。”“嗯……你最坏了,好啦∼∼”“那先这样啰!掰∼∼”文钦挂上电话。

“老婆,来,先让老公吃个正餐吧!”我说道。

“唉唷∼∼你们男人最贪心了,又是正餐又是点心……”妻一边说著,一边躺到床上,褪去白色的丝质内裤,将白色的衬衣撩到腰部,双腿紧闭,双腿根部的一小片阴毛,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下更显诱人。我俯趴到妻的身上,分开她的双腿,往阴户一摸,竟已湿成一片。

“哇∼∼这么湿了,想到明天就要被文钦插,心里很兴奋吧?”“嗯……讨厌……”妻害羞地抱着我。

“来了……”混合著嫉妒与兴奋的情绪,我开始进入慧雯的体内,一边在她的耳边说著:“明天就要让文钦干了,很期待吧?”慧雯下体被我的阴茎抽插著,又被我这么问,妻感受到强烈的羞耻与兴奋:“是啊……老公你不要生气喔……喔……插得好深……啊……”听着她说要被别的男人干,我既兴奋又愤怒地抽插著。

“你这个小淫娃,就爱给别的男人干!”我故意说著刺激的话。

“啊……老公……对不起啊……我其实最爱给老公干啊……”“是吗?文钦干你会比较舒服吗?明天打算怎么让文钦干你啊?”“啊……还是你干我比较舒服啊……文钦他也不错,只是,他都会用玩一些小游戏,把我弄得好羞耻,好兴奋地呀……”“喔?那你想明天文钦会怎么玩你呢?”我听到这里,更加用力地抽插著,“唧噗……唧噗……”我的阴茎在慧雯湿润的小穴中落力地进出著。

“他总是……啊……在进房后……先把我抱在怀里,一边揉我的乳房,一边亲吻我,接着将我的内裤脱下来,要我趴在窗台边,让我有暴露的感觉……再从后面插我。”慧雯讲完,头羞得别过去,不敢看我。

“然后呢?再讲,我要听!”我将妻的双腿合拢,摆向右边,左手抚摸她的美背,右手交互地玩着她的34D双乳,阴茎改用慢进慢出的方式继续抽插著。

“然后,他可能会躺到床上,要我坐在他身上,他喜欢看着我的小穴吞吐他阴茎的模样啊……啊……”“那他会在哪里射精?”我明知故问地问慧雯。

“啊……讨厌……你明明知道还要问,就是射在我的身体里……射进我的子宫啊……啊……用力……我的好老公……我快到啦……你快射给我吧……啊……我不行啦……”一听到这里,我也在强大的兴奋感之下再用力抽插几下,将滚烫白浊的精液射进的慧雯的体内。

当我俩还搂抱着,沈浸在完事后的温存气氛中时,慧雯的手机传来了短信:“雯雯,明天穿我买的那件粉红色内衣,然后先不要穿内裤吧,在车上我想先摸你的小穴。迫不及待想干你的钦”慧雯让我看,我苦笑道:“文钦也太急了吧?雯雯,这两天你就好好陪陪文钦,我也会带玉玫去北投泡泡温泉,好好享受一下。”

“嗯……你坏……你不要干得太累了喔……我会打电话检查。”慧雯还是有女人的醋劲啊!

“好了,睡了吧,明天星期五,我们都还要工作呢!”我说。

“好啊,我明天早上起来再洗个澡吧,让文钦想舔我时,我还香香的。”“你唷……小淫娃……”、“唉呀∼∼不要搔我痒……”在一阵笑闹后,我们相拥而眠。

隔天早上,妻起来先沐浴盥洗一番,接着我载她到台北车站,今天妻子穿着白色的衬衫及米色窄裙,衬衫里的胸部曲线在粉红色胸罩的衬托下更显得迷人。

“真的没穿内裤啊?”我在车上摸著妻的大腿问道。“嗯……文钦要我这样不穿的啊……”妻羞怯地说。“那等一下就要被情人摸了喔!”“嗯……讨厌……”

到了台中,文钦及慧雯就直接前往客户公司,由于帐户查核的项目比预期的多,再加上后续的咨询服务工作,原本文钦预期还还能在中午回饭店午休一下的愿望也落空了,两人就只能在客户公司的贵宾室里吃着客户叫外卖送来的高级盒餐,稍事休息后,下午再继续工作。

终于,在努力了一天之后,终于完成了繁琐的帐务处理及咨询服务工作,文钦看了这个一手训练调教的会计师在客户前专业表现的模样,在赞赏之余,想到虽然中午错过了,但今晚就可以好好享受她美丽的肉体,不禁期待了起来。

“那今天就谢谢两位大会计师的莅临指导,是不是让我们尽一下地主之谊,我请两位吃个饭,答谢两位的辛劳?”客户公司的张总经理客气而诚恳地问著。

“谢谢张总,您不用这么客气,是我们要谢谢您们让我们有服务的机会,今天是周五,就不耽误您以及大家的美好周末了;我们已经约了几个在台中的旧相识要叙叙旧,就不叨扰了,真的很谢谢您!”文钦谢过了张总经理的盛情,在一阵热络寒暄之后,张总经理及相关主管送这两位会计师到公司门口,为他们叫了车,目送他们离开。

到了饭店之后,办好了入住手续,文钦的房间是在35楼可以俯瞰市区夜景的观景套房。为了避嫌,慧雯的房间刻意订在16楼的商务套房。当然,这间房晚上是没人睡的。

两人先各自上了自己的房间,慧雯在稍稍用过卫浴,并将床铺棉被掀起弄皱之后,过了一会儿,便上到35楼文钦的房间。

“唉呀∼∼我的宝贝,你可来了……中午没能先插插你,我闷得很啊!”等开门让慧雯进房后,文钦就赶紧将慧雯紧搂入怀,一边摸著慧雯圆翘的屁股,一边隔着丝质的衬衫抚摸著慧雯坚挺的胸部。

“呀……嗯……我们都还没吃饭,人家也还没洗澡呢!嗯……”慧雯身体在文钦的刺激下,开始娇声说道。

“我们等等再去吃,我想先吃你。你先将裙子脱了,去床上躺着,我先冲洗一下。”这是文钦的特殊嗜好,他总喜欢看着慧雯穿着他喜欢的内衣裤样式,与慧雯做爱,并且在做爱时讲些淫秽的话语刺激慧雯的感官。

等文钦冲洗好阳具出来时,只见慧雯的窄裙掀到大腿处,露出了没穿内裤的诱人阴部,衬衫解开了几个扣子,粉红色的胸罩包覆著是微露的酥胸。文钦看着就兴奋了起来,坐到可以俯瞰台中港夜景的窗户旁躺椅上,双腿张开,露出他多毛的大腿,在微凸的腹部下是一根挺立怒张的阴茎。

“来,雯雯,先帮我含含。”慧雯起身来,乖顺地跪在文钦双腿间,露出她的美乳,温驯地帮文钦舔著……“呼∼∼好爽啊∼∼你知道今天我可忍了真久啊,一早就想干你了……”文钦一边发出满足的声音,右手抚摸著慧雯的头,左手则

抚弄著这位他旗下得力会计师助手的美乳。

“嗯……大会计师……就想吃掉人家……”慧雯一边含着文钦的阳具,一双大眼仰望着文钦,文钦则张开双腿,享受着慧雯的香舌服务,那景像淫靡极了。“雯雯,来,趴在窗台上,我想干穴了!”文钦将慧雯扶起来,伸手摸她的小穴,才发现慧雯已经很湿润了。

“小穴很湿了喔,想要我干了吗?”文钦喜欢这样直白地问。“嗯……”慧雯双手扶著窗台,回眸娇媚地看着文钦:“钦……进来吧!”“要什么进去呢?”文钦一边用阴茎磨蹭著慧雯的阴道开口,一边问著。

“嗯……讨厌……就爱戏弄人家……用你的……肉棒……插进我的小穴……干我吧……”慧雯此刻已春心荡漾。文钦听了很满意,慢慢地将阴茎插入,“啊……好胀啊……”慧雯呼叫道。文钦将阴茎全根插入后,开始缓慢而规律地抽插著。

“啊∼∼雯雯……我觉得好舒服啊!终于又干到你了,今天我要干个够!”文钦开使用力地抽插了起来。“啊……钦……老板……你插得我好满……好舒服啊……”慧雯也开始浪叫了起来。

过了一会之后文钦说:“雯雯,到床上去躺着吧,我想趴在你身上干。”文钦搂着慧雯来到铺着洁白床单的大床上,待慧雯躺好,文钦就俯趴上慧雯的身体,找到那迷人的穴口,又开始进入抽插了起来……当文钦趴在慧雯身上落力地抽插著时,慧雯的电话响起来,一看是我打的,慧雯示意文钦小声些,她接听一下。

“喂,老公啊……嗯……都忙完了,刚回到饭店休息。文钦喔?他在啊!”“他是不是在干你?”我问。

“嗯……是啊……他正插在人家的小穴里……啊……好胀啊……”文钦听到慧雯这么说,阴茎不由自主地胀了一下。慧雯接着说:“今天忙了一整天,中午也没什么休息,一回到饭店文钦可能是憋了一整天了,就急着要干人家……还说晚上要好好地射给人家……啊……又来了……”文钦继续规律地抽插著。

“喔……这样喔……那一定很刺激吧?”我躺在旅馆的日式榻榻米上,一边看着坐在我身上套弄的玉玫,一边说著。我按著话筒,小声地对玉玫说:“文钦正在干我老婆……”也用力顶了玉玫几下,可以感受得到,她的阴道也紧缩了一下。我想,玉玫也正感受到那种又嫉妒又兴奋的刺激吧!

“老公,那你呢?”一边被文钦微胖的身躯在身上落力进出著的慧雯,还不忘关心着在台北的国豪。

“你都被文钦进入了,我也正在干玉玫啊!”“嗯……老婆被干,老公偷吃……啊……啊……”“我们下午出门前,在文钦家里我就先干了玉玫一次,但下午没射,我想到晚上再射精。现在我躺着,玉玫坐在我身上套弄着呢!”我说。此时,玉玫娇羞的低下头。

“啊……文钦知道你正干著玉玫,突然干得好用力……啊……啊……插得好深啊……啊……”慧雯在那边说。

此时我也起身,将玉玫按趴在被褥上,从后面进入玉玫……就这样,我们两对玩着夫妻交换,南北联机的成人游戏。

“我也从玉玫后面插进去干她了!喔……好爽……”“啊……老公……文钦趴在我身上,也插得我好爽啊……顶到子宫了啦……啊……我不行了……我快到了……啊……好烫啊……文钦射精了……”在一次刺激中,慧雯在文钦身下高潮了,文钦也在我妻子体内射出了浓浊的精液。

听着妻子淫荡的话语与叫声,我右手扶著玉玫的臀部再抽插几下,也将精液射入玉玫的体内。在这样的刺激之下,玉玫也高潮了,阴道一阵一阵地收缩,流出了大量的蜜液,顺着大腿滴落到床铺上……在一阵静默后,妻对我说:“老公,那就先这样啰!

等一下我们清洗一下后要出去吃个饭,文钦说这样晚上才有力气再干我;你跟玉玫就好好玩啰!”“会的,你们好好渡周末,我会自己开心的!”

我们在一阵甜言蜜语后就挂上了电话。“国豪,我帮你清理一下吧!”在浴室里,玉玫先是帮我用嘴巴清理阴茎,接着温柔地用温热的水帮我清洗。“小玫∼∼跟你做爱真舒服啊!”“喔?是吗?那跟慧雯做比起来呢?”玉玫问。

“嗯……那是不一样的感受啊∼∼慧雯是我妻子,跟她做当然是很熟悉很舒服,她也很开朗活泼;你是我的老情人啰,你有的是一种温婉的气质,跟你做有一种征服的快感,给我不一样的感受,我喜欢跟你做爱!”“嗯……我的大教授……”玉玫娇羞著说道。

“稍微冲洗过后,我们去看电视吧!等一下想要了,我再干你。”

文钦与慧雯到市区夜市吃完了晚餐,两人像情侣一样牵着走,甜蜜地在台中的街头走着。再回到饭店时,慧雯先到16楼的套房洗个澡,接着收拾好行李,上到35楼文钦的房间,这才是晚上两人要共渡春宵的地方,进房后只见文钦打着赤膊,下半身裹着白色的浴巾,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雯雯啊∼∼来,换上睡衣来我旁边坐。”“刚刚干得你舒服吗?”文钦环抱着慧雯问道。

“嗯……你干得人家爽死了,听到人家老公打电话来,还干得更用力……真是故意啊!”慧雯作势生气道。

“哈哈,这样才有乐趣啊!想到自己的老婆也正在被你老公干著,我就一阵妒意袭上来,当然也更兴奋啰!”“你们男人就是这样……贪心……”“刚刚等你的时候,我打了电话给玉玫,他们刚泡完温泉,国豪正趴在她的身上干着她呢!听她发出娇喘的声音,也听到他们两个人肉体撞击的声音,我就更兴奋了,我叫玉玫好好享受跟国豪在一起的愉悦,我说待会儿你上来也要好好干你。”说完,文钦便开始吻起慧雯,右手也伸进慧雯的衣襟内,开始搓揉着慧雯雪白的乳房。

“嗯……你坏啊……”“到床边趴着吧!我想再从后面干你。”慧雯乖巧地走到床缘,爬上床趴着,双腿张开,将屁股擡高对着文钦,露出了鲜美的鲍鱼穴,准备承受着文钦的入侵。“雯雯,我要插进去了。”文钦将肉棒抵在慧雯的穴口。

“文钦,来吧!啊……”说完,文钦便进入了慧雯的身体,趴在慧雯背上,双手握著慧雯的乳房,开始有节奏地抽插著……干了一会儿,文钦将慧雯拉到沙发上半躺卧著,双腿张开,文钦则从前面插入慧雯的体内,一边看着她美艳的胴体,一边与慧雯对话著:“雯雯,喜欢我干你吗?”“嗯……喜欢啊!”“我是你的谁?”

“你……是……我的……我的老板啊!”“说!说你喜欢被我干!”“慧雯……喜欢……被文钦……干……喜欢被老板的大鸡巴干……啊……”“嗯……我也很喜欢干慧雯喔……你的穴很紧,干起来很舒服……喔……好爽……”“你的肉棒也插得我洞洞好胀、好舒服啊!喔……”“唧噗……唧噗……唧唧……噗噗……唧唧……”房间里尽是两人肉体交合发出的淫靡撞击声。“我跟国豪,谁干得你比较舒服?”文钦总喜欢这样问。

“你们两个人干的感觉不一样……我觉得都很舒服……啊……”“那雯雯喜欢被我干吗?”“我……喜欢……被你……干啊……啊……”“下次办公室没人时,就在办公室让我干好吗?”“好……啊……”“那等一下我要再射进去喔,可以吗?”“可以……啊……本来这次出来就准备都让你在人家体内……射精的啊……喔……好胀……你插得我好深啊……”“喔……雯雯……你真好干……你的小穴……干起来真舒服……”文钦更加落力地抽插著,一双手则在慧雯的乳房上握揉着。

“喔……我要射了……都射给你喔!”“来吧……都……射进来吧!把你的精液都射给我吧!”文钦再抽插几下后,便在慧雯体内射出了今天剩余的精液,整个人趴在慧雯身上喘气。

两人稍事休息后便一起来到浴室洗澡,慧雯温柔地帮文钦洗著,文钦乐得让慧雯服侍著,也一边在慧雯身上抚摸著。

“雯雯,刚刚干你真舒服,你干起来有种不同于玉玫的滋味,我很喜欢。”“嗯……能让你舒服,我就很开心了……你也插得人家很舒服啊!”慧雯一边帮文钦洗著阳具,一边俏皮地说著。

洗完之后,两人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一边聊着白天的公事,聊著聊著文钦也觉得累了,两人没穿衣服,就只盖著棉被,即使已经软了,文钦还是喜欢将阴茎靠在慧雯的阴部上磨蹭著。

“雯雯,晚上就不要穿内裤睡吧,这样明天一早起来我硬了,就可以马上干你。”“嗯……就依你……”此时文钦的电话传来短信:“老公,和慧雯玩得开心吗?台北今晚很冷,我和国豪刚泡完温泉,准备睡啰!他的阳具现在插在我的小穴里。”

“国豪这家伙……”文钦说道,也回传了一则短信给玉玫:“老婆晚安,你就好好陪国豪吧!我刚刚干过慧雯了,现在和慧雯赤裸地抱在一起。晚安。”这两对就这样一南一北,相拥入眠,但抱着的是别人的老婆或老公。

就这样,每当我晚上做实验感到压力大时,就会打电话要玉玫帮我弄点吃的过来,偶尔趁著夜晚研究大楼人少的时间,要玉玫来我的实验室,让我吸吸她那34C的胸部,摸摸她的小穴,接着趁顺路送玉玫回家之便,偶尔先去汽车旅馆干一炮再回家。

慧雯则有时也会在晚上留在事务所加班,趁着人少的时候,让文钦在他的办公室里一边摸着她雪白粉嫩的34D酥胸及舔舔小穴,然后由文钦送她回来,当然,免不了也要先带去旅馆干一炮。

周末时,我们有时就抱着对方的妻子睡觉。而在对方妻子体内射精,也都在我们双方的默契之下,渐渐不用请示了。

 

Back to Top